招财鞭炮输死了 文坛艺苑 涟水河畔

:【我和我的祖国】家乡路上那道辙

2019-06-03 10:33 娄底新闻网 梁利根

招财鞭炮输死了 www.dk6e.cn 一条旧道没了,一条新道来了,一道旧辙消失了,一道新辙替代了。

旧时,老祖宗让大小不一的青石板,绕着高山,顺着陡坡,抱着山弯,牵着小溪,铺就了一条茶马古道。这条青石板茶马古道,是我的家乡通往县城的唯一官道。在这条所谓的官道上,走得最多的,不是朝廷官员,达官贵人,土豪坤士,而是那些进城求生存卖土特产的农民兄弟。他们留在这条茶马古道上的辙,不是马车,不是鸡公车,而是麻麻花花的草鞋。

时光远去,日月轮回,风雨无阻,草鞋迸发出来的力量,把青石板路打磨出蓝幽幽的光亮。

我没当过兵,书也读得很少,十二岁当农民,十六岁当大队团支书,田里功夫一干就十来年。在这十来年的农民生涯中,送公粮,挑化肥,我都穿着草鞋,走在那条通往县城的青石板茶马古道上。一九七O年十月,大队党支部推荐我参加工作,老支书特意送我一双草鞋,要我不忘本,要我穿着草鞋进城工作。那天早饭后,我穿着老支书送给我的那双草鞋进城了,在通往县城的青石板路上,留下了我最后一道草鞋印。

我喜欢家乡的青石板茶马古道,它留给我许多美好的回忆。在梦中,那质朴的草鞋,悠悠的乡愁,像花儿一样在青石板路上绽放。当然,我也喜欢家乡的土公路。

一九八四年,家乡在那条通往县城的青石板茶马古道上修了一条土公路。那时交通法规不太健全,所以,我们村的”羊牯子”率先买了一台手扶拖拉机,拉客跑生意。村里的农民进城卖山货,买化肥,买农药种子,都坐”羊牯子”的手扶拖拉机,不再像过去那样,脚穿草鞋,肩挑箩担,翻山越岭,汗爬水流往县城奔波。一条土公路使山民的脚上发生了变化,草鞋没了,穿上了黄胶鞋,稍有钱的穿皮鞋,戴手表,像个洋农民。手扶拖拉机在坑坑洼洼的土公路奔走,总是一路颠簸,但带给山民的,不是惊吓,而是欢歌笑语。

家乡有了土公路,我买了单车。每次回乡下老家看爹娘,我都骑单车回去。单车走在坑坑洼洼土公路上,并不省力,有时,我骑单车,有时,单车骑我,不管什么骑法,我心里都感到高兴。因为,乡村那些土公路是乡村文明的一大进步,是农民们的发财路,致富路,具有标杆意义。你看,乡村土公路上,那一道道纵横交错的车辙,不是抒发乡村文明的五线谱吗?!

不知从何时开始,家乡的土公路上跑起了中巴车,拖拉机装人退出了历史舞台。市公路局加强了对乡村土公路的养护和管理,路况比以前好多了,坑坑洼洼的现象不存在了,沉陷的车辙凹槽消失了。一道道辙,像一行行新诗,排列在土公路上,看上去真的很美。

二O一一年秋,国家拨款,对家乡的土公路进行了全面硬化,拉开了振兴乡村建设社会主义新农村的序幕。水泥公路上跑车子,坐车子,那才叫真正的舒服。有了水泥路,家乡的山民家里,一下子冒出来许多的车子,有大货车,有小轿车,有小四轮,有摩托车。进城卖山货的农民,进城逛街的留守女人,不再为路不好走车不好坐发愁了。山民们都说,自从盘古老子开天地,只有毛主席打下的新中国世道好,习主席开创的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日子好,路好走,车好坐,出门有钱赚,种田有补贴,吃穿两不愁,这样的日子就是幸福!是的,纯朴的山民,最容易满足获得感了。

“……袅袅炊烟,小小村庄,路上一道辙”。日子如轻烟,匆匆地来,又匆匆地去。日月和光阴留给我的财富,是家乡那条路那道辙,那段历史那首歌,那个故事那乡愁。从古到今,世上的道路,千条万条,最美的路,最美的辙,是当今家乡那条由青石板路、土公路演变而来的水泥路,和那条水泥路上留下的车辙。

责任编辑:刘芬风

返回首页
相关新闻
返回顶部
945| 887| 627| 572| 75| 760| 43| 664| 799| 29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