招财鞭炮输死了 文坛艺苑 涟水河畔

:【我和我的祖国】家乡似美人

2019-06-03 10:33 娄底新闻网 张武装

招财鞭炮输死了 www.dk6e.cn 我的家乡有一条美丽温婉的小溪,她的名字叫富溪,家乡也因此而得名。

一片广袤的田野伸展,一条清亮的小溪奔流,田野尽头,一座石桥静然,两座山峰对峙。 进入溪涧,上行约半里,豁然开朗,别有洞天:沃野、山丘、庄稼,溪水左右分流,宛如美人发梢的两条青丝带。渐渐走近,村庄的美丽容颜就异常清晰地展现于眼前了。

没有大江大河大山,一圈儿秀气的小山构成了村庄的轮廓,轻轻一描就很出彩;一座座红墙青瓦的精美房屋高低错落,掩映在绿树丛中:那是故乡秀美的脸。

家乡的最大特色就是水塘多,共有一个水库五口大塘十多口小塘,还有几口古井。绿幽幽的池水,明晃晃的柔波,嵌成家乡明亮的眼。

沿左右溪边的水泥路走进,映入眼帘的是两口明镜式的大塘。曾经我们全村六七成的家庭都在这里浣洗,趁机拉拉家常。每到夏季傍晚,水花一片,人头攒动,叫声满天,孩子们已早在这里凫水了。暑假,塘埂上围满了黑黝黝的露着膀子的小脑袋,全神贯注地钓着小小的呆呆的“麻禄鱼”,乐此不疲。这两口大塘,见证我们的成长,承载了我们儿时多少的欢乐??!

如今,孩子们大多在家里淋浴,这大塘就成了人们的休闲之所。去年秋收过后,我回到阔别多年的故乡,山上的树木是愈发的青翠茂盛(因为没有人上山砍柴了),少数田里有堆起的干稻草垛,散发出阵阵熟悉的农村气息。大水塘边砌起了齐整的石坑,几只水鸭在码头石阶上悠闲地打盹;几间用来垂钓小憩的木屋静立水上,如娴静雅致的闺女一般;有着不同色彩装饰的楼房与青草树木映照其中,在午后的阳光下,与光波交织成美丽的画卷。

??!难忘故乡美人眼,悠悠荡荡清水塘!

记忆里的故乡总是那么温情淳朴。淳朴的乡亲,淳朴的乡情,几多回眸几多激动几多亲切!母亲的贤良爽快有口皆碑。她乐善好施,做得一手好坛子菜。刚生产承包到户那几年,亩产不高,村民们基本上还是靠天吃饭。父亲聪明能干,打的粮食自然多,青黄不接的时候就有人挑着箩筐到我家来借粮,我妈会顺便捎带些菜蔬给他们,还会留他们吃饭;同一个院落,谁家打牙祭,都会悄悄匀出一点送给邻居家解解馋;谁家缺盐断油了,就会拿个杯子赶紧去借;走亲戚了,谁家藏得宝贝似的新衣就会贡献出来,奉还时也必定是奉上一点糕点的。

七十年代末,父亲带领村民修水库修大道,气冲牛斗!八十年代的父亲办夜校,辍学的少男少女齐聚我家,诵国学打算盘学唱歌,春意盎然!双抢时节,很多人的痔疮复发,晚上呻吟不止,可白天又头顶烈日,忙收忙耕了!再苦再难也要坚持。

??!难忘故乡众乡亲,热情淳朴美人情!

再见故乡,真是愈发的美丽,一部分田退耕还林,山更清幽,水更碧透;荒山荒地一律种上了多样的果树,树上挂满了一张张可爱的笑脸,散发出阵阵诱人的馨香;旧房几乎全部改建成二三层楼的别墅,道路早已硬化并装上了太阳能路灯;走在宽阔干净的水泥路上,人们的脸上是含着笑的。勤劳坚忍的父辈们大都作古,长起来的是一茬一茬的后生,他们不再是脸朝黄土背朝天的老实巴交的农民,而是潮头勇立、敢为人先的开拓者,或扎根家乡搞种植养殖,或到城里搞建筑施工、跑车经商,或在学校在机关在部队,或走向各大城市自由择业……

山村的夜不再漆黑,年迈的叔伯婶娘们在打着太极,年轻的兄嫂姑嫂们在扭着腰肢。鱼塘边、山坳里走着的不再是汗渍斑斑、头发凌乱的灰头土脸,而是衣冠整齐、笑容可掬的悠闲人士。

??!更喜故乡新姿态,如诗如画美人身!

回到久违的故乡,心就有了金属的质感。我用脚步细细丈量每一片曾留下了我身影的土地、每一个留下了我汗水的山坡,极力想在这片熟悉的土地上找回一点飘忽的岁月……

我常常想,人生真是不可思议的:尽管你离开故乡很久,今后也不知身归何处,但你始终会对这片土地情有独钟;哪怕你以后老到与乡邻全不相识,但你始终会对这片土地魂牵梦绕、念念不忘!

“郎骑竹马来,绕床弄青梅。”往事摇曳,爱意满怀!我爱这一片多情的土地——我美丽的故乡富溪——您永远是我心中最美的新娘!

责任编辑:刘芬风

返回首页
相关新闻
返回顶部
852| 878| 438| 800| 61| 896| 440| 100| 225| 544|